1. 首页
  2. 资讯

湮灭电影解析

湮灭电影免费在线播放?《湮灭》这部科幻我之前也看过预告非常期待,没想到看到了这个问答,我已经下载了,还没看完。话不多说,进入正题。百度搜索“电影蜜蜂”即可。下面即可在线观

湮灭电影免费在线播放?

《湮灭》这部科幻我之前也看过预告非常期待,没想到看到了这个问答,我已经下载了,还没看完。话不多说,进入正题。

百度搜索“电影蜜蜂”即可。

下面即可在线观看。

电影支持资源下载。

本人已经电影资源放到我头条了,关注小编,私信回复“湮灭”也有百度云资源。

如何评价电影《湮灭》?

观看电影《湮灭》之前,


你不需要知道本片导演亚历克斯·嘉兰曾执导《机械姬》、《太阳浩劫》、《别让我走》、《惊变28天》;

不需要知道《湮灭》原著小说《遗落的南境:湮灭》曾在2014力压刘慈欣的《三体》,获得美国星云奖最佳长篇小说;

不需要知道亚历克斯·嘉兰在拍摄期间不仅自学了大量基因学知识,还请来了自《机械姬》时期就合作的遗传学家亚当·卢瑟福,再度出任影片科学指导。


但有个医学常识,如果能在观影前适当了解下,对更好的观赏此片会有所帮助,那就是娜塔莉·波特曼所饰女主Lena在电影开头提到的有关细胞,尤其是癌细胞的相关知识。


癌细胞与正常细胞不同,有永生不死无限增殖、可转化易转移三大特点,能破坏正常的细胞组织,还会局部侵入周遭正常组织。而《湮灭》完全就是建立在癌细胞的这几个特点上展开剧情的,并适当加入了一些想象和脑洞。


永生不死

其实,只要条件适合,所有的癌细胞都能永生不死,不会停止分裂和生长。在《湮灭》里导演嘉兰借女主Lena之口举了一个最典型的例子——“海拉细胞”。海拉细胞源自一位美国黑人妇女Henrietta Lacks的宫颈癌细胞的细胞系。这名美国妇女在1951年死于该癌症后,她的癌症细胞却被取下当做样本,至今仍被不间断的培养。所以有另一部电影叫做《永生的海拉》,有兴趣的朋友可以找来看看。


而美国微生物学家列奥那多·海夫利克也提出过,每个细胞在自我复制56次后就会迅速分泌毒素,导致坏死。这被称作“海夫利克极限”。但在X区域中,这种极限被超越了,Lena和丈夫Kane在之前谈过的如果我们能突破“海夫利克极限”,就有望战胜衰老,获得永生变成了现实。



无限增殖

在X区域随处可见的墙壁外、树干上、人体里蔓延绚烂扩散中的癌细胞,其实与真实的癌细胞扩散图非常接近,会让人感觉到一种怪异的美感。



可转化易转移

癌细胞的可转化易转移当然只能在癌症患者,这个个体身上体现,指的是它侵入病人周遭正常组织甚至经由体内循环系统或淋巴系统转移到身体其他部分。嘉兰导演的脑洞大开也就是借着这个节点开始发扬光大的。他编纂出了个叫“基因折射”的概念,把癌细胞在个体上的转化和转移扩大到了所有有机体身上。就是说“整个X区域就像个棱镜,它不仅折射光和无线电,更是让人类、植物、动物的DNA互相折射,形成了我们在影片里看到的“鳄鱼长了口鲨鱼牙”“鹿角上开花发芽”、“熊说人话”、“人变植物”......这等等的奇异现象。


到影片结尾,嘉兰还升华了一下永生不死的主题,由于之前有“基因折射”、“X区域是一面镜子”这样的情节铺垫,那接下来Lena在灯塔遇见了她的复制人也就顺理成章,相比她的队员们:


医务护理人员安雅·索仁森受不了X区域的辐射,精神崩溃;

地貌学家卡斯·谢泼德的DNA转化转移到熊身上;

物理学家乔希·拉德克的DNA与植物融合;

队长心理学家文崔斯博士被“癌细胞”彻底吞噬;

Lena则是由于基因全部重组,获得了新生(被复制)


但新生了的Lena还是原来的那个Lena吗?影片由此引出的“我是谁?”这个哲学命题,也同时拔高了电影的内涵。


友情提示:别以为影片中无面目的复制人只是将娜塔莉·波特曼的动作做了简单镜面处理,这个角色的扮演者正是《机械姬》的低配人工智能机器人京子,个性十足的日英混血演员水野索诺娅。


人体细胞更新周期一般为120-200天(神经组织细胞除外),大约每6-7年就要全部更换成新的细胞。这样说来,人生本就是一场细胞更新换代的旅程,即使没有癌细胞的侵扰,谁又能说,现在的我们和之前的我们是一模一样的同一个人呢?


现实太无趣

电影有意思

请关注头条号“电影鲨”

电影《湮灭》到底讲了个什么故事?

我没看过原著小说《遗落的南境》,而且听说电影改动很大,所以就不列作参考了。但知道是《机械姬》的导演亚历克斯·加兰执导,娜塔丽·波特曼主演,也是抱着满满的期待。

如果要求尽量不剧透的话,我会说《湮灭》讲的是五个女人深入一片生化灾害区域进行勘探的故事。

《湮灭》节奏不快,但概念强,视觉美,还很有一种诗性的表现方式,大部分人看完之后心灵和脑子都会变得很活跃,因而也已经预定了许多人心目中的2018科幻十佳的位置,值得一看。

剧透预警!!!

以下涉及剧透!!!

由娜塔丽·波特曼饰演的女主角莉娜是一名生物学教授,研究的是和癌细胞分裂相关的课题,曾经在部队服役,并在军中认识了丈夫——中士凯恩,两人非常恩爱。

凯恩在执行一次机密任务的过程中失踪,莉娜以为丈夫已死,悲痛欲绝。没想到凯恩一年后突然回到家中,却好像记忆全失,意识模糊,而且全身器官很快开始衰竭,而莉娜也遭到了军方的审讯。

经过一番互相试探,莉娜这才知道,原来凯恩是进入了一片被称作“闪光”的生化灾害区域进行调查,三年前发源于南部国家公园的一座灯塔,并逐步扩大,所有前往调查的人都有去无回。

为了找到救治丈夫的方法,莉娜主动请缨加入了一个全由女性组成的勘测小组,前往“闪光”,队友是一名地理学家,一名物理学家,一名急救医师和一名心理学家。

一行人进入闪光后发现,区域内所有物种的基因似乎都发生了变异,而且不同物种的基因还混在了一起,呈现出各种光怪陆离的景象——

一根藤上长着不同种类的花,一条鳄鱼嘴里长出了鲨鱼的牙,灌木长成了人的形态,鹿角上开出了花,而勘测小组成员纷纷发现,自己的身体也慢慢发生了改变……

影片有两个很得我心的地方,一是科幻设定,二是人物塑造。

先说说科幻设定。以我粗浅的理解,影片的脑洞基于在外星人建立的神奇肥皂泡能量场“闪光”中,基因是可以随意混合的,物种与物种间毫无屏障。

虽然生物知识我在高中就还给老师了,但什么生殖隔离之类的我还是知道的。看电影的全程都在内心呐喊,“竟然还有这种操作!”

结尾的喷火女士和浴火重生奥特曼真是惊到我了,最后几乎已经将影片当作猎奇cult片来观看了。

物理学家妹子说的那一套“棱镜理论”——“闪光”会折射所有信号,光、声音、基因信息等等,我也只能说不明觉厉。

但想想既然是外星人的手笔,也就都说得过去了,而且沿着这个脑洞一路往下的结果就是,这部电影的画风有时非常惊悚,有时非常美,有时两者兼有。

比如叫声听起来和女人的哭喊求救声一模一样的熊,比如水晶形态的树,比如长成世界地图的霉菌。

而最让我印象深刻的是那个从肠子开始爆炸成一坨壁画的人,人分明死了,他的身体却还活着,而且还在不断扩张、生长。

莉娜还对老公说过,“如果人类可以克服海夫利克极限,你就可以避免衰老”。为此我专门百度了一下,更觉毛骨悚然。

“海夫利克极限”论由美国微生物学家列奥那多·海佛烈克(海夫利克)发表于1965年,该理论指出人类体内细胞在分裂56次后即因自产毒素而消亡,如果动物细胞的分裂周期被打乱,使它们可以无限增殖下去。那么就变成了癌细胞。所以,如果动物细胞不能按时衰老的话它将转变成为恶性肿瘤组织,同样危胁到机体的生命。

于是,闪光里的一切与女主的研究领域形成了某种精妙的互文,这个“闪光”区域之于世界,就像癌症之于人类一样,原理也是一脉相通——癌细胞不断分裂、变异,最终取代健康的细胞,结束机体的生命。

就像急救医师所说,娘子军对那些进入“闪光”后失踪的人的遭遇有两种推测:一种是他们被人杀了;另一种是他们发了神经,自相残杀。

而基于后面的剧情我们也发现,以上两种情形在“闪光”里其实是交织并存的。

从“闪光”回来的凯恩,并不是莉娜的丈夫凯恩,而是“闪光”制造出的凯恩的复制品,形态与凯恩一模一样,甚至可以骗过莉娜,取代凯恩的位置,但真正的凯恩其实已经消失了。

这个过程,可以说是我让位给了我,或是新的我取代了旧的我,相比“人变成花,花变成人”这样外部形态上的剧烈改变,外表保持不变而自我消失的内部转变也许更令人细思极恐,所以很多人会说,“看完电影之后,我也不再是我了”。

除了科幻设定之外,另一个我很感兴趣的地方是这部电影的人物塑造。(好像不怎么有人提到?

虽然五人小组每人出现的时长都有限,但看得出来影片在对这五位女性的处理上还是挺讲究的。

这个小组可以被称作“真·自杀小队”,5名女性全是自愿参加,或多或少都知道这个任务的危险性,用地理学家的话说,这5个人都是些“damaged goods”——

莉娜自己一度以为失去了丈夫,地理学家失去了女儿,物理学家曾有自残倾向,急救医师刚戒掉了某种瘾症,心理学家则身患癌症命不久矣。

从某种意义上来讲,她们都可以说“不再是从前的自己”了,而当她们面对被闪光支配的恐惧时,所采取的不同的应对方式,又仿佛能看出和她们各自的经历有关。

医师变得疑神疑鬼,怀疑队友要谋害自己,像是某种毒瘾的后遗症;

心理学家因为得了癌症根本没打算活着回去,在身体被“闪光”改变的同时,决意要在精神失常前抵达灯塔,“死个明白”;

物理学家的自残源于空虚,在看到“复刻”了队友惨叫声的熊时,决定拥抱变异,放弃俗世的躯壳,成为一棵安静的人形花。

主角莉娜则一心想要找到救治丈夫的方式,动因也许更为复杂,从她与心理学家的对话中也有所体现——她怀疑丈夫是因为发现了自己的婚外情,才主动选择参加这次自杀式任务的。

而对此心理学家的解释我觉得也很有意思。

“我觉得你混淆了自杀和自毁,很少有人会选择自杀,但几乎所有人都有自毁倾向。我们抽烟,喝酒,毁掉一份好工作,破坏一段美好的婚姻。”

提到“毁掉美好婚姻”时,莉娜的表情有了明显的变化,这个地方我也觉得处理得相当细腻。

我爱看科幻题材的作品,但很少纠结“软硬”,因为科学这玩意我也不懂,但漂亮的画面和突破天际的想象力我是爱的。

有了基本可以自圆其说的设定和相对完善的人物塑造,再加上一点点有心的小细节,在我看来就已经是一部很优秀的科幻作品了(而且老实说,能做到的真不算多),要是还能顺便刺激一下脑子和心灵,我就可以坦荡打五星了,而《湮灭》正是如此。

唯一的缺憾可能是这个全女性小组并没有体现出组员身为女性的特性,如果换成全是男的或是有男有女的配搭好像也并没有什么问题。

而全是女性的原因竟然是“之前去的大部分都是男的”,这个有黑人、有女同(黑人和女同还是同一个人)的娘子军,难免又有点硬靠政治正确之嫌。

(而且那个穿防护服的英音亚裔男出现频率实在太高了吧!怎么哪儿都有他!)

但我还是觉得,全女性主角阵容的非小妞电影,有总比没有好。

这部电影也让我想起了去年大爱的《降临》,二者气质不尽相同但都很得我心。

相较而言,《降临》从语言学延展出同时向时间轴两端延展的历史观,使影片的开展更富诗意与哲思;《湮灭》则受益于基因工程与细胞分裂自身所带有的观赏性,让电影有机会向人们展示炫目的“奇观”。

虽然二者都受限于电影的表达方式,结尾有些落了俗套,但在我看来仍是类型片中的佼佼者。

关于很多人对结尾开放性结局的种种揣测,我觉得很讶异,难道不正因为“开放”才更美吗?为什么要为了一个定论争得头破血流呢?

我自己倾向于认为,外星人没有那么容易狗带,“闪光”不是被女主一把火烧光的。而女主眼里的闪光也几乎是在明示,回来的不是真的莉娜

可是这又带来了新的疑问,如果回来的是假的莉娜,那么她在告诉亚裔男事情来龙去脉的同时不就是在出卖自己的外星队友?

我想不明白,但觉得想不明白也无妨,正如仙逝的霍金所说,我们是永远无法猜测外星生物意图的。

影片借亚裔男和女主之口,也透露了导演对这个问题的态度。

亚裔男:What did it want?

它想要什么?

莉娜:I don't think it wanted anything.

我觉得它什么也不想要。

……

亚裔男:It came here for a reason.

它来这儿(地球)肯定是有原因的。

It was mutating our environment, it was destroying everything.

它让我们的环境发生了变异,它毁灭了一切。

莉娜:It wasn't destroying. It was changing everything.

它没有毁灭,它改变了一切。

不过我倒是更想知道,灯塔那个洞里所发生的,是类似融化再重组的过程吗?是先得有一具尸体,才能重新合成一个身体吗?如果是的话,男主的分身,又是谁的尸体呢?

灯塔前的“人骨祭坛”,又是如何形成的呢?

看完之后回来告诉我吧。

湮灭这部电影为何将主角设置为五个女性?

要回答这个问题,主要就涉及到电影的设定问题,而电影的设定又是来自于原著小说,即杰夫·范德米尔所著的小说《遗落的南境》三部曲


以下涉及原著与电影剧透

首先,电影中并没有详细说明的是,上一只即是女主角丈夫所在的勘探队全部由男性组成,和电影里不同,原著中这一只探险小分队不是专业的军人,而是由心理学家、医生、语言学家、勘测员、生物学家、人类学家以及考古学家组成的,他们各自是有不同的任务的,当然他们受过专业的野外求生等训练。

但是这只小队在失去联系之后,所有人突然又回到了他们的家里,在被关押审问之后,这群男性们都患上了癌症并且死去,小说《湮灭》的故事就此开始。

而电影中直接虽然把复制人的设定留下来了,但是还是给了女主丈夫一条生路。假如有下一部续集,就可以拍外星人复制地球人入侵地球了。


第二,原著以及电影中把主角也就是第十二支勘测队全部设置为女性的原因在于,这是南境局有意进行的“控制变量法”,以期找到X区域反应的模式。和电影不同,原著里只有四个女性进入了X区域。原定的语言学家在出发前就放弃了任务。而女主这只小分队最后有三位“幸存者”回到了南境局,这就是之后的故事了。

电影中可能是想多表现一下人性在遭遇到未知环境下的各种变化,所以保留了5个女性,并且还都给他们加上了现实中的悲惨因素。女主角进入X区域的原因也不是所谓的出轨对不起丈夫,原著中有很详细的描述。

《湮灭》中的女主是不是复制人?你发现电影中的小细节了吗?

感谢邀请!个人认为,最后俩都是外星人。为什么呢?女主知道自己的男主死了,还要去拥抱男主,证明什么呢?他俩都是外星人~感谢邀请~谢谢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站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